处在“猛烈的风暴”中,随队记者深析利物浦当前的困境

在利物浦随队记者James Pearce看来,目前球队正经历着一场“猛烈的风暴”。他在The Athletic的专栏文章中讨论了这一话题,并认为之所以会如此,有四点至关重要的因素——其中有客观因素,但也有主观问题的影响。

尽管目前利物浦顺利通过了欧冠小组赛的考验,但回到联赛之后,他们仍有一些大问题需要解决。

本赛季利物浦开局惨淡,是2014/2015赛季以来的最差英超开局。12场比赛中,他们仅收获了16分,处于联赛中游位置。且不说距离榜首球队阿森纳有多大的差距,即便是距离前四位置,也还有8分的差距。本周末,他们还将迎战孔蒂执教的热刺。

从上赛季多线争冠,到本赛季在令人发狂的不稳定中失去光环。你要说这个赛季的利物浦不强,他们已经两度击败曼城,但你要说这个赛季利物浦不弱,面对垫底的诺丁汉森林和利兹联,他们已经连输两场。

这个难题或许也一直困扰着克洛普,让他夜不能寐。他在本周早些时候承认:“当你在输球之后,仍没能整理好思绪,你会觉得,这是真正的折磨。但这是工作的一部分。我又看了看自己的工资单,这就是我的工作,而且这份工作也很好。你可以批评,这是完全正确的。我们必须工作。”

如今,利物浦在联赛中的输球次数已经是整个2021/2022赛季的两倍,所收获积分比上赛季同期还少9分。他们19个月的主场不败纪录在上周末被打破,而本赛季5个客场比赛中,他们仅收获两分。

本赛季利物浦远没有达到人们的期望

为什么利物浦的下滑如此之快?可能最可怕的,就是这场“灾难”其实并没有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。本周,克洛普团队的一名工作人员就告诉TA记者,这是一场“猛烈的风暴”。

那么,利物浦目前困境背后的关键因素是什么呢?

季前赛没有让球员找回状态

克洛普和他的助手林德斯非常重视季前赛,一直认为它为未来的挑战“创造一个基础”。他们将其比作“蹦床”,让球员能在接下来整个赛季里不断“弹跳”。

由于新冠疫情,克洛普不可能在2021年夏天进行收入丰厚的海外巡演,他奢侈地在奥地利和法国进行了为期四周的训练营。没有长途旅行,没有商业活动,没有分心。那段时间的价值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,利物浦在各方面都保持着挑战。

今夏的情况完全不同。从欧冠决赛输给皇马到社区盾杯对阵曼城,中间只相隔63天时间,这是利物浦历史上最短的休赛期。在经历了如此艰苦的2021/2022赛季之后,这对于球员的身心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即便如此,他们还自2017年以来首次前往亚洲,与曼联和水晶宫进行了收入丰厚的友谊赛。那次耗费精力的1.5万英里旅行意味着克洛普只有一周时间待在他最喜欢的奥地利基地。那些参加6月国际比赛的球员,在社区盾比赛之前,甚至只有三周的时间参加季前训练。

毫无疑问,疲劳是利物浦失去他们标志性强度的一个原因。这也导致了一系列的伤病挫折。

他们仍然可以提高自己的水平,就像他们在对阵曼城之时那样,但他们似乎没有足够的能量来保持这种势头。法比尼奥不稳定的状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季前赛的时候,若塔就遭遇了严重的腿筋伤病困扰

季前赛并没有给利物浦提供他们所需要的“弹性”。克洛普迫切希望12月在迪拜举行的“第二次季前赛”能给他们带来更好的效果。

伤病困扰

这个问题始于此前的亚洲行,当时若塔和张伯伦遭遇到了严重的腿筋伤病,从那以后就没有真正得到好转。今年8月,利物浦一线队就有10名球员上了伤病名单。

10月,阿图尔在接受大腿肌肉撕裂的修复手术后,将伤缺大约4个月的时间,随后克洛普又遭到了失去攻击手路易斯-迪亚斯(膝盖受伤)和若塔(小腿受伤)的沉重打击。

纳比-凯塔自社区盾杯之后,就再也没有踢过比赛。张伯伦也只是替补出场了一次。卡尔文-拉姆塞以阿诺德“备胎”的身份,从阿伯丁转会而来,但一来就遭受到了伤病的困扰,直到加盟后三个月,才在对阵那不勒斯的欧冠小组赛中亮相。

马蒂普、科纳特、安德鲁-罗伯逊、蒂亚戈、亨德森和柯蒂斯-琼斯也都不同程度地遭受到了伤病的困扰。

2018/2019赛季至今,利物浦球员伤病类型一览(肌肉伤病是最常见的伤病)

队医莫克森在亚洲行后出人意料地辞职,利物浦至今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继任者。目前,他们在一家招聘公司的帮助下列出了一份候选名单,体育总监沃德将负责面试过程——看起来很快就能填补这一岗位的空缺。

过去三个月的时间里,青年队的队医麦卡特坦和球队内科医生萨拉-林赛已经分担了不少一线队的医疗任务,同时球队高层也否认莫克森的离开和漫长的招聘过程,导致了伤病名单的扩大。

从球队组织架构来说,安德列亚斯-斯伦贝谢的正确头衔是康复部门的主管,而不是医疗部门的主管,但在克洛普和迈克-戈登将额外的职责交给他之后,他已然就是医疗部门的最高负责人——这也是对于他上个赛季工作表现的奖励(上赛季利物浦球员因伤缺战天数减少了三分之一)。

利物浦还与总部位于加州的人工智能公司Zone7进行合作,该公司分析比赛和训练数据,以及生物特征、力量、睡眠和压力水平,以分析球员受伤的可能性,提供风险信号。但总的来说,这次合作收效甚微。

自克洛普执教利物浦以来,球员因伤缺战天数一览

有时候,大量的伤病也让克洛普倍感压力。上周克洛普对他将纳比-凯塔、张伯伦排除在欧冠大名单之外感到遗憾,因为“每个人都告诉我,他们将缺阵更长时间”。

每场比赛前,克洛普都会被告知哪些球员不能在预计的时间内康复,以及为什么不能出场。但肌肉受伤的人数表明,任何系统都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。

对于克洛普而言,如此多的球员缺席带来的连锁反应是,一些球员被“过度使用”,而另一些球员不得不加快自己康复的脚步——这两方面都增加了出现更多伤病的可能。

本赛季克洛普已然无法再进行此前那样的轮换。利物浦在2021/2022赛季场均轮换4.7人,而本赛季到目前为止,只有3人。

本赛季利物浦球员出场时间一览

“心态怪兽”失去了冲劲

上赛季,利物浦试图给球员们带来一些积极的影响,然而上赛季结束之时,坐着大巴在城市里巡游之时,可能举着两个奖杯,心里却想着另外两个奖杯+以如此痛苦的方式错过两个更重要的冠军奖杯,自然是非常痛苦的事情。是的,63场比赛对身体的极高负荷,让他们疲惫不堪,但同时你也不能忽略这对他们心理造成的影响。

2021/2022赛季是他们在四个赛季中第二次以1分之差与英超冠军失之交臂。然后是在巴黎的欧冠决赛,不仅是因为他们再一次在欧冠决赛中输给了皇马,还因为球场周围的混乱——甚至一些球员的家人也被深陷混乱之中。

自本赛季首轮比赛以来,一切都看起来非常平淡。没有任何火花,也没有看出什么节奏。突然之间,克洛普的“心态怪兽”变得脆弱起来。

这方面最明显的表现,就是球队在比赛中一直很慢热。在本赛季的12场英超比赛中,他们有8场比赛先丢一球,且其中有4次是在开场16分钟内丢球。克洛普说:“在我们本赛季遇到的所有问题中,先丢球是其中之一,它也可能导致其他的问题。”

在本赛季英超中,只有南安普顿和西汉姆联先丢球的次数比利物浦更多。安德鲁-罗伯逊在8月的双红会之后承认:“我们不能一直以0-1的方式开局,它需要改变。”

上周末,乔-戈麦斯的回传和阿利森的失误给了罗德里戈一个简单的得分机会,让状态不佳的利兹联在安菲尔德取得领先。

克洛普说:“问题是我们目前无法控制这种类型的比赛。球场上的每个人都能踢得更好。这不是什么秘密。你必须将简单的事情做好,然后你才能获得信心。”

克洛普也尝试做出了改变,他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4-3-3阵型,转而采用传统的4-4-2阵型,然后是中场菱形站位的4-4-2阵型。在周中对阵那不勒斯的比赛中,又回到了4-3-3阵型。

开局先丢球,这也让克洛普很头疼

但它们仍然容易被对手击垮。本赛季,利物浦和富勒姆一样,在英超拥有最高的预期射正丢球(0.13)。对手的射门次数正在不断增加,从2021/2022赛季的7.8次增加到了9.6次,阿利森太容易暴露在对手炮火之下了,尤其是在主场对阵布莱顿的比赛,客场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。

就像克洛普在酋长球场说的那样:“你用自己双手建造的东西,你用自己的屁股击倒。这完全没意义。”

在球场的另一端,利物浦比英超其他任何球队都有更多的射门机会(212次)。然而,10.9%的射门转化率是他们2015/2016赛季(10%)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失败的转会期

锋线球员脚软,利物浦中场也显得羸弱——这是一个说了多年的问题,且在转会期内总是无法得到解决。

季前赛开始之时,克洛普说他“不理解”人们关于加强球队中场的争论。在签下努涅斯和法比奥-卡瓦略之后,利物浦坚称属于他们的转会工作已经完成了。

当被问及他的中场选择之时,克洛普一口气说出了法比尼奥、亨德森、蒂亚戈、纳比-凯塔、柯蒂斯-琼斯、埃利奥特、米尔纳、张伯伦和法比奥-卡瓦略的名字。但显然关于利物浦中场的问题,并不是数量,而是质量和耐久!

利物浦曾试图在今夏早些时候签下摩纳哥中场楚阿梅尼,但皇马最终以8600万英镑的将其带走。而在得知多特蒙德的贝林厄姆要等到2023年才有离队可能之时,利物浦又一次选择等待。

是的,在张伯伦、纳比-凯塔和蒂亚戈相继缺阵的情况下,球队遭遇了很多不幸——考虑到这三名球员一直以来的“易伤体质”,这并不让人感到惊讶。

2018/2019赛季至今,利物浦球员伤病次数及伤缺天数一览

再加上米尔纳已经36岁了,年轻的埃利奥特(19岁)和法比奥-卡瓦略(20岁)还在打磨自己的技术,这就导致利物浦其实真正有质量的中场球员并不多。克洛普在临近转会截止日的时候就曾告诉媒体,他承认中场伤病危机迫使自己不得不重新考虑:“你们说得对,我错了。”

然而,那会儿市场上没有什么值得抢购的球员,球队资金也比较紧张。克洛普在被问到他是否觉得自己得到了老板们的充分之时,如是说道:“有时候,我会准备好冒更多的险,但我不会做决定。”

迈克尔-爱德华兹作为体育总监的美妙时光在去年夏天已经结束了,而继任的沃德,就克洛普自己所说,两人关系还是积极的。

上个赛季的利物浦,整个赛季都是在进行权力的逐步交接。沃德在一月份成功以5000万英镑的价格帮助球队签下了路易斯-迪亚斯,然后又在今夏签下了法比奥-卡瓦略、努涅斯和卡尔文-拉姆塞,并完成了与萨拉赫的续约。

不过球队的结构并没有什么变化,沃德将与戴夫-法洛斯(招聘主管)、巴里-亨特(首席球探)和格雷厄姆(研究主管)一同工作。且最终财政决定权掌握在迈克-戈登的手中——对阵纽卡斯尔的比赛中,亨德森的脚筋受伤后,他才给球队加强中场开了绿灯。

也就是这样,阿图尔才出现在了临时引援名单之上,因为他们知道这名巴西球员在尤文图斯已经没有位置了——虽然如此,400万英镑的租借费用呢。

上赛季冬季转会窗口即将关闭之时,情况也类似,后防线的伤病迫使利物浦从普雷斯顿买下了本-戴维斯,从沙尔克租借了卡巴克。

然而,这样的压哨引援并没有任何而效果。阿图尔自5月以来就没有参加过比赛,他的状态并不适合比赛,在利物浦需要一位立马能产生影响力的中场球员之时,阿图尔却开始了自己的“季前赛”。

毫无疑问,阿图尔不是利物浦需要的那种球员

人们对阿图尔的努力确实印象深刻(包括在U21梯队的那段时间),但他的努力导致自己受伤,又将缺席不少比赛。到目前为止,他只不过为利物浦踢了13分钟的比赛。

在同意马内转会拜仁之后,利物浦就知道自己会有一段适应期。此前这名塞内加尔国脚是克洛普战术体系中的进攻核心之一,没有他,利物浦前场的压制效率也会下滑。

在对阵水晶宫的比赛中,努涅斯的红牌让他的适应期延长,同时他应该也感受到了高昂身价所带来的压力和球迷的期待。自上个月与克洛普深入交谈之后,乌拉圭人看起来已经找到了感觉,越来越符合人们的期待。随着萨拉赫找到自己的最佳状态,一切迹象都看起来充满了希望。

然而,利物浦中场的担忧依然存在。蒂亚戈是一名出色的球员,但他本赛季还只为利物浦踢了一半的比赛。亨德森32岁了。再加上张伯伦、纳比-凯塔和米尔纳的合同都将在明年到期,球队无疑需要进行大调整——实际上,这样的调整应该从去年夏天就开始的。

有一种观点认为,利物浦已经成为一支衰落的球队,已经走到了周期的尽头。克洛普坚持认为,这样的言论应该放到明年五月再说。

周三晚上,克洛普与教练组的工作人员在Castle Street的小酒馆里共进晚餐,庆祝他获得“城市自由勋章”。他想和工作人员们分享这个时刻,并在仪式结束后开玩笑说,与七年前第一次来到利物浦相比,他看起来老了很多。

他说:“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我已经等不及要继续下去了。”

利物浦需要这种能量,因为他们正处于一场需要平息的风暴之中。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X